您现在的位置:正规彩票网站 > 学生风采 > 优秀学子 > 正文内容

粤剧电影《白蛇传·情》何以“破圈”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1-06-27 浏览次数:

   调查问题加载中,请稍候。

   若长时间无响应,请刷新本页面作者:嘉纳6月10日上午8时40分,电影《白蛇传·情》总票房达到万元,观影人次超35万。 至此,《白蛇传·情》打破戏曲电影《李三娘》保持7年的历史纪录,成为中国影史戏曲类电影票房冠军。

   自上映以来,《白蛇传·情》可谓实现了票房口碑双丰收。

   影片首日票房突破100万元,随后在《速度与激情9》《哆啦A梦:伴我同行2》等大片的“夹攻”之下,凭借好口碑不断发酵,票房持续逆势上扬。

   根据猫眼电影数据显示,在对该片感兴趣的观众中,20岁至24岁年龄段的观众多达%,为所有年龄段中占比最高。 在已经看过电影的观众中,打分最高的是20岁以下和20岁至24岁两大观众群体。 这充分说明,年轻人成为这部影片的主力观众,且对影片评价甚高。 一部“冷门”的戏曲电影,一个“老生常谈”的神话故事,《白蛇传·情》的“破圈”让我们从各个角度重新审视戏曲电影的创作。 对戏曲电影的探索从未停止自中国电影诞生以来,把戏曲艺术搬上银幕的尝试就没有停过。

   中国电影的开山之作,就是一部戏曲电影——1905年,北京丰泰照相馆拍摄了京剧大师谭鑫培的《定军山》。 虽然谭鑫培只是在镜头前表演了几个拿手片段,但影片放映时万人空巷。 20世纪30年代,国内电影进入“有声有色”的阶段。

   《四郎探母》《群英会》《借东风》等戏曲作品,以原封不动的记录形式陆续被搬上大银幕。 随着技术的进步,电影不再只是单纯的记录载体。

   国内的电影人也在探索电影和戏曲结合的新方向。 导演费穆和周信芳、梅兰芳分别合作了《斩经堂》《生死恨》两部戏曲电影。

   在这两部作品中,费穆进行了大胆创新,将电影的写实和戏曲的写意相结合。

   比如用布景取代舞台,为保证电影节奏删减戏份等。

   这些改编技巧,一直被沿用至今。

   60年代左右,是戏曲电影产量的高峰期,前后共产出100多部,涉及近50个剧种。

   戏曲电影的排片和上座率,与卖座的故事片不相上下。 这一时期的戏曲电影在镜头语言的运用上更加成熟,开始使用蒙太奇和特效等手法。

   进入21世纪,尽管戏曲电影努力在互联网、新媒体传播上下功夫,但依旧抵挡不住戏曲电影市场急速下滑趋势。

   除去少量政府支持项目,很多戏曲电影甚至无法再登上影院银幕。

   总结来看,将传统戏曲搬上大银幕,有两种目的:一是保护性记录,即将舞台演出以电影形式录制,这类作品更多只是文献价值;另一种是面向影院观众的戏曲电影,拍摄过程中会面临传统戏曲如何电影化的问题,《白蛇传·情》在这方面的探索有了质的飞跃。

   平衡电影的“实”与戏曲的“虚”长久以来,戏曲电影的棘手问题在于戏曲和电影是属于两个“宇宙”,电影追求物理层面再造世界,是“实在”的,而戏曲表演的底色是假定性和虚拟性。

   《白蛇传·情》大胆尝试用电影的“实”迁就戏曲的“虚”,也不用电影的“实”探究戏曲的“虚”,而是淡化“虚”“实”的落差。

   《白蛇传·情》以宋代美学的留白和气韵为基础,在电影中呈现出一套独特又让人眼前一亮的绝美国风,并成功受到了主流年轻观众的青睐。 影片伊始,山如眉黛,雾锁重楼,江南独有的水墨气息氤氲开来。 一叶莲舟划过水面,小鱼在红莲碧波中游弋,白素贞与许仙在杭州西湖邂逅相遇,四目相投,怦然心动。 曲桥、荷花、油纸伞,雅趣十足,佳人的一颦一笑,更是惹人心醉。 这样的美学风格体现在创作的每个角落。

   为将宋代绘画的质感融入影片,美术组数易其稿,画了600多幅分镜图,置景部门又根据设计图打造了10个高度还原的场景空间,再加上后期数字制作,片中场景宛如一幅幅水墨丹青。

   剧组还精心设计了30余款服装造型,每款合计上百件,以植物晕染出清新淡雅的色调。 人景相融、虚实相生,制造出景美如画、人在画中的艺术效果。

   如断桥相会,前景是人物翩翩起舞、顾盼生姿,背景是断桥淡墨晕染,前后相应,浓淡相宜。

   昆仑山盗仙草,前景是白素贞与仙童的激烈打斗,背景是雪山仙境。

   动静结合,将中国艺术的写意之美体现得淋漓尽致。 影片特效也有别于传统的好莱坞式特效风格,在令观众印象最为深刻的长达6分钟的“水漫金山”片段中,原本制作的第一版海浪颜色光影反差大,立体感过强,这与影片整体偏平面、工笔的风格相冲突。 经过多次调整,海浪最终调整为更接近中国国画的水墨色,呈现出更加写意的风格,同时也不失山呼海啸的真实感与震撼感。

   正如导演张险峰所说:“这个过程,像蘸着墨汁的毛笔,在水中润开。

   ”为影视化精简剧情与人物作为传统神话,人们对《白蛇传》的故事早已耳熟能详,戏曲、影视、动画作品中也不乏经典版本。 珠玉在前,如何突破,给观众带来新鲜感?《白蛇传·情》的选择是将主题集中在“情”上。

   为突出“情”,影片对情节和人物进行了简化,并选取适合夸张放大成为视觉奇观的文本段落进行重点演绎。

   如断桥初会后,影片没有如人们熟悉的那样以借伞还伞展示两人的恋爱过程,而是以蒙太奇直接切到了洞房花烛和两人琴瑟和谐的婚后生活。

   结尾处,影片也没有再让法海出现,用雷峰塔镇压白素贞,而是在两人和好后以旁白方式直接展示了白素贞被困雷峰塔的场景。 这样的简化和处理,让影片有了更为诗化的节奏和意境,但情节的内在逻辑和故事的完整性还是受到了一些影响。

   如果能在原有故事基础上,重新做更为适合影视化表现的情节架构,相信《白蛇传·情》的呈现会更加完美。 (嘉纳)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